浙江作家【徐为群散文精选】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7-06 14:00   13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浙江作家【徐为群散文精选】

  后,浙江湖州人。笔名(老徐),湖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。现就职于湖州工商银行,经济师,民盟盟员。喜欢诗歌、散文,作品散见于报刊、和平台。出版老徐诗歌集《西湖莲音》,散文诗集《门前的河流》《滴落的水珠》。诗观:诗歌之声,之音!灵魂深处此到彼的缘渡之舟!

  引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的人生理想“以出世做入业”的述及法说人生知识与智慧的热诚、追求。

  一手的矛是最尖锐的,一手的盾是最坚固的,矛和盾的调和性就是哲学的对立统一。如何化矛盾为统一,也是在出、入世中读有字与无字的禅意。

  其实,从禅的出现,就意识到出世不离入世,、寻找的智慧离不开现实生活;相互依存,人与人,人与自然,尝遍入世的酸甜苦辣,才能领略出世的意识。

  写满生活的烦恼,恰恰烦恼之中却蕴涵种种智慧,人生短暂,只不过从光阴中寻觅来的一段历程,珍惜当下就是点开儒道的门学,当痛苦填满曾经的幼稚,的灰暗乘虚而入,意识从名、利狂出,很多的亲情、友情,俱灰。

  知道有多远,染色体挣扎的泥泞,生与死,对立的两端,只有好好的,修德,才能在身处俗世中得到超越、。当我们一遍遍读到孔夫子的“论语”,恰恰都解释我们日常,从一个“恕”字到“仁”字,你想要别人如何待你,首先是你如何待他人,很多的圆寂都是在宽容中诞生。我们提倡的“简”与“陋”更让我想起孔子的学生颜回,唐朝诗人刘禹锡“陋”字中的诗句;中为什么我们的心与性伧促的如此,因为曾经的见山、见水,已不是山水了,这时迂回的看破之论成了人生的全面认识。忽然觉得“困来睡眠、饥来择食”的自然生活,仰望的豁然,原来这就是随缘的任运逍遥,也是庄子的道法自然。

  看起来儒与道有分道之意,如没有尘缘、尘情、尘物,那有天地之容的从仙羽化、隐逸田园,哪有修禅悟道的“本来无一物”。有人选择半生入世、半生出世的归宿,这也是入世生活的情感经验导致的自然归宿,都说知识匮乏可补救,但人不可没,的寄托更是生命终极的真诚追求,也把人生的轨道吻合在儒、释、道,世出世法中。

  解释“人人都可成佛”,圆寂后的舍利子,水浒的鲁智深,他的名字就是智深,大智若愚的深智慧,这也是他后来得以成佛,“天空飞白玉,大地铺黄金”,当然这也许是历史小说的“添加剂”,水浒一部反映民间百姓在的形形色色,人性的心惊动魄。才有入世到出世的境界,与复生的硕果累累,丰满的生活实践到美学的理论,是出世的注脚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”的禅意。

  历史走到今天,斯人虽逝,而。有一种就是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着”,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境界,才是认识天下的真谛!也是立足于后萌生出世的意识;如闪烁的星辰,广袤在朗耀的天空,对应大地的无际,当下起人生的豁达。

  拥挤的尘埃中,也有遁入空门的,脆弱的悲哀,薄弱的意志缺乏实在的内容,以为空门“万无一失”,要读懂一个“闷”字,是向内的,是否真正心内求心,庙堂中也有俨然的等级,并无纯然的出世,要的是心内的内敛。不管在禅意中,还是中,出世的真理也许就是量到质的,当把流逝、无情当作,那很多的“故事”就会诞生,到时谁会说矛和盾两者不能兼得,这也解释了孔夫子的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也是强调的本性,有了,才有庄子人生天地合一的自然。

  从入世的有为到出世的无为,生命的事业是把握,喜怒、欣厌灵魂沧桑,全心全意的生活,才能理解慧能的禅,“佛法在,不离觉,离世觅,恰如求兔角”。

  古人很多寓言都是生命的初醒,包括我们读论语、读中庸...也是告诉适可而止。当欲奢靡无方向时,回头便是岸,时常感“问心无愧”吗?空寂的清苦情趣并不是绝然地淡忘,而是身体力行的智慧所得。手掌的心已双手的矛和盾,世界是我的,的意识从一次次知性中舒缓。每当读到杜甫的儒诗和李白道诗的飘逸,王维石上清泉的禅诗时,词赋的言语通达到一个盛唐的朝代,历史千古名垂的绝句张若虚的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”,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美学,潮水与明月的珠帘璧合,诠释了在中感暴风骤雨后的出世心情。此刻,真的又有回到初心,当下一种被大自然持续的,生命原来是诗句的契合点!

  听知音,觅空旷,修德方心见明性,从社会上的担当,悟生命的超越,释怀自然的归宿,不因过多沉湎于单纯入世而妨碍意识的,也不枉生命短暂的一生。

  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”;“山还是山,水还是水”;我心便是“”。真理到哲学统一,生命与自然的合一,还会有患得患失的恐惧吗?两端的庄子“逍遥游”,为妻死一笑而过的恰是孔夫子的修德后的另一种活法,也所谓的禅意“人人都可成佛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