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作家【王厚杰散文精选】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7-06 13:57   5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山东作家【王厚杰散文精选】

  王厚杰,江西省在读大学生,这篇文章是执笔时间最长的短篇,一直润色犹豫不知道怎样才能将心中所想,表达出来,所以用了两种不同的文风来写,也用了两种感情和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角度去写,以此希望能将心中所想表达出来,陈文如下,望君品鉴。

  伸手触碰那天间的一抹新奇云朵,眼底迷茫着天空到底是怎样一种颜色,记得北岛先生的一字诗《生活》,一个网字当真是一言以蔽之,无常呢?孙子先圣的孙子兵法有云: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”,到鬼谷子语中的:“世无常贵,事无常师”。人生新奇之事光怪陆离,诙谐的文笔也很难写出其中之万分之一……

  枯枝上有拣枝云雀,凛寒冰雪中有风雪归人,有人鞍前马后所谓名利,有人暮云晚归所谓闲云野鹤,对坐一池潋滟春光等一支荷花破水而开,闲弹一曲十面埋伏随那雨声峥峥而鸣,我把新琴弹旧埋下一席破烂袈裟,你把昏沉的光与蔽日当做暮景,嘴中却是曰:“专心致柔,能如婴儿乎?”。

  聚风的山顶点一株香炉渺渺,红缨一抹的落霞当真是卧坐的黄庭,你问我何为道机?

  我看着淼淼浮游聚拢的石潭,和四周脱尘的山谷,答道:“似这石潭,浮游似那争相攀援的争执,坠之不可自持,天地似这脱尘道场,然不过坐井观天,殊不知中看这里何尝不是如此?”。就像,《道经》里言:“之危,道心之微”和《尚书》里言:“惟危,道心惟微”,如深潭巨沼,谨言慎行,方能自持,心中清明似将息灯火,烛火之光可耐?然,定力如山,磐石如岳,就有了光照大千,的宏源,也有些懂得,“低眉,金刚怒目”的道理!

  素云下织田蔽日,林野间也一叶障目,牧牛南下,也学北岛先生写首短诗,遂吟曰:“《人生》无常。”

  心之道,在乎己身,在于自持,隐士于嚼着清汤挂面,有人满腹膏脂谋,无有定数,一心而已。一抹冉红日出东方,红云遍染,齐天浩大,涤荡。

  慢慢散漫,慢慢溃散,像是团难成气候的烟尘,聚不拢的云,一触碰就风雨飘摇……

  就像是当初别人眼中的冥顽不化,鼓励打气也是饮鸩止渴,每晚听呼啸的风,寂寞的雨,纷杂的声音……

  日益逼近的决定也是踟蹰不定,抵真的是一种群居动物,大抵说再多也只是自身的念力不够,定力不深,未曾改变就被他人的借口,致使自己的惰性无限放大,意志消沉慢慢,像是惊涛骇浪的潮汐柔雨般慢慢那仅存的坚硬礁石,你是屹立不倒的云,一揉搓就成了海里的汪洋,本质相同之处的东西却是天与地的差距,我不是云,我也未曾改变质子飞际,但我也知晓,沉沦在心底的汪洋,是,是滋生,是,是的放逐,无法自拔的囚笼……

  给予人聪慧与勤劳,也懒惰与负面来制裁,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变成云朵,但至少聚笼过烟尘的明灭里你一定能够穿越那一层一层的雾霭,让自己真真切切的看清楚,你是谁?你想要成为谁?你想要如何过活?

  只拘泥于的常态,滴水溶墨的墨韵也只是锦带衣长,和风细雨嗅到飓风将倾,常是一种态,也是一种无定状的形。

  有人说,活在夜晚的深邃里,像是一头跌进诡谲多变的深潭,霓虹灯偶然的闪烁,像是你又站在我的背后,听风呼啸着吹刮过高塔……

  我拉着你的手,仰头倒着看这深邃的夜,天空成了深渊海洋,我们成了坠入谷底的人,高塔化作了深梯,云雾化作了弥彰,你我成了不问西东,不知深浅的鱼虾,栖息在塔底,做那深潭里掩耳盗铃的傻子。

  茫茫,有无自在,旷然自若,心则与天地齐宽,亘古有光源冉冉升起,而你我不过是捧在的浮游,朝生暮死,一瞬一生。

  《齐鲁文学》(季刊)是齐鲁文学社主办的刊物之一,分别是【春之卷】【夏之卷】【秋之卷】【冬之卷】。以“时代性、探索性”为办刊旨,不断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、作家,名篇佳作如林。富有时代气息,可读性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