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差钱的中国动画电影如何讲好中国故事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2-21 01:14   71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不差钱的中国动画电影如何讲好中国故事

  如果说今天的中国动画要去寻找自己的原创,或者进一步明确国产动画专业属性的话,其实应从技术借鉴转向技术自觉、文化自觉。

  2015年暑期档,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以近10亿元的票房成绩夺得国内动画电影桂冠,国产动画电影行情。今年,国产动画电影依旧热度不减,7月上映的《大鱼海棠》长期占据线亿元。

  国产动画电影要发展,归根结底在于讲好中国故事,彰显中国风格。如何讲好中国故事?什么样的故事才是中国好故事?取材传统故事当然是条重要径。中国传统文化浩如烟海,动画电影《大闹天宫》和《金猴降妖》改编自《西游记》,《奇谭》改编自《平妖传》,《哪吒闹海》则来自《封神演义》,传统文化为动画电影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文学土壤。

  过去,这些传统题材的中国故事留存在观众的脑海中,成为永不褪色的童年记忆。不过,钱建平提出,如果今天只是把美影厂的东西,按照以前的方式再现的话,就不一定行得通了,“大家记忆中的美影厂,是文化消费极少的时代,那个年代没有美国动画、日本动画,是只看自己原产动画片的年代,所以那个年代的美好记忆不一定适合当下。”聂伟表示,“70后乃至更年轻的观众大多是吃着混杂文化的粮食长大的,在多元文化交融的里成长起来。”观众对动画电影的审美趣味已受到日漫、美漫、国漫的共同。钱建平认为,讲好中国故事,应立足当下,“所讲的人物关系、人物情感,一定是当下的人碰到的事情。无论是动画片还是真人电影,都要和当下现实题材有关。”

  “讲好中国故事”离不开对动画创作技术的反思。全球化时代,向别国学习先进动画技术无可厚非,这也是动画电影创作必然要走的。“技术本身有文化属性,国内不少后期制作的特效师,基本都在学习使用美国主流技术,使用的软件显然不是中国造的。”聂伟提醒,“当欧美动画设计者使用这些软件进行角色建模时,一定是按照主流文化对人物形象的理解来展开的。”对动画电影而言,当下的问题已不再是无先进技术可用,而是如何反思动画技术的使用。“如果说今天的中国动画要去寻找自己的原创,或进一步明确国产动画专业属性的话,其实应从技术借鉴转向技术自觉和文化自觉。”

  在聂伟看来,从便利性考虑,使用国外的专业技术无可厚非,但使用时也要从细节处做插件,打补丁。“比如美国动漫人物的笑,都是满嘴露牙大笑;又或者受到惊吓就很夸张地往后弹跳,这些角色特征有时不一定符合中国文化中含蓄、内敛的人物性格塑造。因此,在角色设计的过程中,我们应做些有意识的技术微调。这种技术微调的背后就是我们中国文化的自觉性,只要植入这个基因点,就会慢慢发生作用。讲述‘中国故事’从融入‘中国基因’开始。”

  “中国动漫要有自己的动画语言。”钱建平,未来或可尝试依托日本的专业技术团队,讲中国的故事,呈现中国国产动画电影的风格。“我们要回过头来仔细挖掘中国美术的魅力,这是我们打造新时代‘国漫’的基础。”

  “讲好中国故事是最高目标。今天一部分国产动画故事,看上去很像不同技术模块的和演练,缺乏把这些技术要件整合到故事中的适配性和均衡感。”聂伟认为,中国不缺能快速上手的动画师,眼下最缺的还是一大批有文化要求和深层技术反思能力的工匠。聂伟认为,随着AR(增强现实)和VR(虚拟现实)技术的发展,重新站在动漫发展的同一起跑线上,“业界最近常讲的‘弯道超车’是一个选项,而寻找新的起跑点则是另一个选项。去年开始,《捉妖记》《九层妖塔》等一批国产都在做同名游戏,一种新的‘影游联动’成为可能。新技术创造了动漫行业新的发展契机,国产动漫也因此有机会站在新的起跑线上,与同行竞业者共同讨论产业规则和技术指标。”(张熠 娜)